• 2012-05-31

    一点人生感言 - [仙人掌]

    因为这起做自行车主题,经人介绍采访了正在备战奥运会的一位自行车运动员,聊了几下发现曾经同一时期在体校呆过,我的教练师兄都很熟。
    于是就回想了一下自己跳跃般的人生。
    小时候身体孱弱数次接到病危通知书,常年住医院,为了健体魄开始跑步,上学后因为高也因为跑步快开始练短跑,后来又练过跳高跳远跨栏三级跳,获得过一些名次,获得过一些虚名。受伤,结束运动员生涯,开始念书,竟然考到了工科。
    毕业后从事通信行业,做过一阵子技术,很累钱又不多,转到营管。然后又开始做杂志。

    年轻的时候,为了更好更快的融合进当时身处的圈子,会假装和大家有一家的喜好和步调。
    其实真的没必要。
    现在想来,当你深深觉得当你和周围的人不太一样时学会如何独处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
    人人都说怀念赤子之心,但大家也都很喜欢圆滑的人说漂亮的话。

  • 2011-12-16

    歪理邪说 - [记号]

    看到有人坐小火车出门去海边餐厅吃顿饭,就觉得真心美好。
    不是不能选择轻松简单的生活,压力都是自找的。你愿意,谁管你?
    不能偷得浮生半日闲,还是舍不得璀璨俗世吧。

    这个人吧,不求你能吃一堑长一智。
    但也不着吃一堑,吃一堑,吃完一堑又一堑吧!

    当你不想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迅速的做掉它!
    心中默念这句金玉良言,还真做了不少拖拉的事情。提前完工不说,还省下了很多用来纠结的时间。
    共勉之。

    我比较受不了的是,刚才还冷脸冷风冷空气的给我说话,后一刻就立刻迅速及时的笑脸相迎温暖如春。
    你擅长变脸,还得考虑场下观众的接受能力好么。
    我说是在受不了,主任说还是年轻心理素质低。
    人间太多事好像年龄增长几岁就不会那么难捱,难道妖魔鬼怪界不是?

    嘴笨界典范事例一:
    手里的活儿一直未完,so一直没对客户回复,电话第一句就是:“XX,你给我打电话我看到了,但这几天没带手机所以一直没给你回电……”
    !!谁信啊,连鬼都不能信吧。
    嘴笨界典范事例二:
    说到昨天中午吃了某个有点意思的馆子,然后面露得意之死并遥指我说,“就在你家那附近。”
    我早知那家馆子价格不菲迅速问到:“既然都到我家门口了怎么不叫我?!!”
    然后那人就呆住了,很认真的在思考一个借口和理由,实在是在太忘情的思考以至于连我盯住都没发现。
    几秒后,石化的人终于有反应回复我说,我想叫你来着后来一想你中午上班啊。

    今天被所谓的流言攻击,我皱眉一会就迅速打消了解释的想法。
    解释就是掩饰。懒得理会。

  • 离着体育馆两条马路,已经有黄牛党站在路边抓着一把票在招摇 。
    走到体育馆门口,黄牛党已经扎堆。我饶有兴趣的凑过去看看他们到底卖到什么价位。
    看到一位大叔,四十左右,眼神纯净,真诚,一看就知道是特地来看崔健的,浑身散发着一种执着的真诚。我只是在侧面看着他,就有一种忽然被打动的情绪。他略微慷慨的指着黄牛党的票说,你这上面写着是赠票还敢卖这么贵!
    我太知道这些黄牛党的票是怎么来的了。只是觉得可悲。
    主办方想在这场赚钱实在很难。
    唯一庆幸的是,进来的大多数人都是真心来听崔健的。
    全场大high。
    崔健一口气唱了一个半小时,然后返场两次。依然活蹦乱跳,中气十足。每一个音都准到精确,乐队的配合可以说是天衣无缝。

    亲,我所在乎的应该还是欺骗。当然不是所有的谎言都会被拆穿。没被拆穿的就可以继续冒充真实。很多道理,千说万说都不能真正懂得,只要一次体会,便顿悟。真正存在的问题,朋友也说不得,一说就是点炸药。我无法说给你听,只有渐渐远离。一入商门深似海。祝你好运。

    昨晚已经收到某歌手周日活动的宣传通稿,从场面热烈到外地赶来的歌迷,要不是看到连签售数量都已经确之凿凿,我都要忍不住和来自未来的现场歌迷一样“感动不已”了。真希望有没脑子的编辑明天就把它刊登出来。
    作为刚开始和主流媒体打交道的本人,着实还不适应这样的流程。
    古人说,社会中有四种人不能乱:法官,捕快,大夫,老师。
    现代社会,还要加上媒体这个职业。

  • 最近很高兴的是,一直在默默观看的两个blog作者都纷纷的表达了我也在看你的Blog。
    我并不喜欢在并不认识但喜欢读的blog上轻易留言,我并一定懂得她要说的是什么,轻率留言或许会是打扰,我只要得到我想要的那些只言片语就好啦。
    私下曾问过一些朋友看Blog的路数:有人是看情敌们的,有人是看学术知识系的,有人是看朋友们的,有人只看偶像。我呢,则是什么都看。不过精力有限,很多只是匆匆一眼,但分关系远近,关系好的每篇都看,真切喜欢的每篇都看。

    近日在用刘老师的豆瓣ID玩儿,他关注了好多好多人。点来点去,发现有人建了一个相册隐晦的骂我。哈哈,实在是太隐晦了,以至于我自己看了好几遍并分析时间才看出来是在骂我。真的没关系,你可以直接写出来是我,我并不介意。我是不是太没脸没皮了……

    胖七语:板凳子这人吃饱了睡睡饱了吃,基本上没什么脑子。其实若看我博多日,也应该能看出来吧。现实生活中,直言直语得罪人的事情绝对没少干。一度以为在如战场的职场一定会战战兢兢,谁知大家很快便得知了我的秉性并未多责怪我,非常的承蒙错爱。

    我这个人一向的不爱听劝,非得自己有所体验才能顿悟。胖七说,我活的快活是因为我知行合一。一旦我头脑里有了这个概念,我就绝不会再犯。说的更实在些,就 是巴掌抽到脸上知道了疼才知道改。对于我这样不聪明之人所拥有为数不多的美德,可都是真刀真枪磨出来的人生体验。也幸好够钝感,要不然早一栽不起了。

    我早就不对谁抱有恶意了。更不理解那些看我恨得牙痒痒的人还坚持过来看,看我过的快活你不更是难受么?我真的很想规劝你一下,当然很有可能又会被认为是戳 到人家脑门上,骂我的时候不要借用别人的图,别人的字,不但显得不真诚而且很难表达你在骂我的真实意愿。圈子那么小,你所借用的那些字句不但原作者能看得到,熟悉的人也会看得到。那些不知出处的粉丝虽然一通乱捧,但爱上的终究不是真正的你。

  • 早上心情挺好,就看着电视把菠菜择了。
    然后心情依然很好,把根本没打算今天吃的芹菜也择了。。。
    好像生理期前一周左右会比较焦虑没头绪,做什么都觉得没有方向感,很憋闷。
    憋闷时想说的话,现在竟然都忘了。连桑格格这么开心的人,都去医院治疗抑郁了。
    世事无常,还是低调点好。

    问P7过的滋儿么?我就是想知道她是不是身在滋儿中知否滋儿。
    她说,滋儿啊。有时候睡醒了吃饱了晒着太阳看着书,就觉得怎么能这么滋儿呢,幸福的都不真实了。
    于是就稍微收敛一下。

    在女报上看到石康的一篇文章,(且先不说女报给人家稿费了没,反正是觉得女报打着"女"名义看不起女人,经常看到的女性形象不是贪慕虚荣就是无知脑残)说是他交过三个女朋友(恩,应该是很早以前的文章了……)每一个都花他的钱,不工作,吃去玩也是甩手掌柜,没干过订宾馆找饭馆之类的举手之事,奉劝广大女性多奉献一些。我看了简直要发出冷笑,一是自己喜欢那种无所事事乱晃荡的女朋友,二是自己也吸引不到利落干练的女性朋友。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没想明白,肩负辜负他妇女之友的名声。

    倒是看着柴静写《不二》的读后感很是爽心悦目。懂得自省的,还是女性居多:即使是聪明机智如果变成一种习气,也会成为绊脚石。质地绵密的好处不光在于阅读的快感,还在于它有寻常感,这样文章才不会飘到天上去。刺激是需要反差的,棒喝要有铺陈。
    我看《北京北京》时也觉得冯唐男性想象烈度的宣泄有些过度,我想可能还是女性对于心灵诉求的要求高一些,男性还是觉得感官刺激爽快。

    http://photo.tuhigh.com/pics/1113/0324/212643t1300979189713_o.jpg
    某日心满意足的午饭:爆炒腰花,笋丝焖肉丝,清炒茼蒿,煎芹菜叶子饼,大红肠。

     

    http://photo.tuhigh.com/pics/1113/0324/212643t1300979184894_o.jpg
    荞麦的新书,如果不是她说,我真的以为封面的痕迹是在运输过程中摩擦所致。其实是故意做出磨旧的效果……

    http://photo.tuhigh.com/pics/1113/0324/212643t1300979195749_o.jpg
    新购入。买的总比读的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