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7-25

    2010-07-2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gloriawong-logs/70376796.html

    08年发行的《清炒苦瓜》,是把周云蓬04年在Badhead(摩登天空下的一个小厂牌)发行的《沉默如谜的呼吸》专辑又整理发行了一遍。去掉了第一张中的“蓝色老虎”,加了“九月”,还加了几首诗朗诵。
    我最喜欢的还是《盲人影院》。

    昨晚看到有人在讨论蒋勋的《给青年艺术家的信》,里面提到的丫民是不是林怀民。
    我猜是的。
    但是用丫字开头很容易让人觉得是晚辈,今天看到台版书,里面的称谓是阿民。
    下面的这一段是这本书里的第四封信 La vie est d’ailleurs,生活在别处中的一段。
    台版的翻译是,生活在他方。

    刘四火说这样的排版有留白,像国画一样,中间有气在走。

    我今晚看了一場舞蹈,表演者是一名盲人,他在舞台上旋轉,一次又一次旋轉,每一次旋轉,停下來時,他都準確面對觀眾,旋轉的次數多了,每一位觀眾都發現了表演者肢體傳達出的驚人的準確度。他是盲人,但是他對時間、空間,掌握得比非盲人更準確。

    表演結束,有一個小小的酒會,許多賓客向表演者道賀,恭喜他演出的成功。

    我望著他,在人群中,不知道為什麼,他看起來異常孤獨,我遠遠望著他憂鬱而且蒼白的面孔,面孔浮在暗黑的空中,像一張面具。

    我靠近他,他轉過頭來,用沒有眼瞳的兩隻盲人的眼睛看著我,望得很深,好像一直望進我的靈魂裏去了。我伸手想觸碰他,手一伸出去,他即刻握住了我的手,好像他一直知道我的手停止在空中某處,等待他來握住。

    他握住我的手,詭異而友善地笑著。

    「你真的看不見?」我問。

    「我看得見我要看見的。」他再次神秘詭異地笑起來,這次顯得有點調皮。

    「你在旋轉的時候,不管轉多少次,一停下來,就面對著我,你知道我在哪裡嗎?」

    「我知道你在哪裡!」他嚴肅地點點頭。他說:「我不是用你們的眼睛在看。你們的眼睛是不準確的。我用我的身體尋找你。我的身體告訴我最準確的方向、位置、空間、以及--」他又詭異地笑起來,握著我的手,舉起來,說:「善意和愛。」

    阿民,我在一個神奇的經驗裏。

    我第一次經驗著一種美,是這麼純粹的觸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