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5-16

    少年时光 - [仙人掌]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gloriawong-logs/63648774.html

    听到外面是嘀嘀嗒嗒的下雨声,想到今天是周日又继续睡去。
    朦胧中似乎在给一个人讲话,讲的都是以前和胖七的事情。

    最先讲起的是住在半山腰时, 没事就可以吃小海鲜或者烧烤。
    在初夏,略有清凉的晚上,散步不到二百米就有烧烤摊。也不是那种香气可以百步穿杨的好吃,但还是有很多人会开车来吃。有一次还遇到一对开车来吃的不想见到的人,我们很镇定的吃完就在他们身边路过走了。
    有一次吃小海鲜,我去晚了。胖七和常老师已经吃了一盘又一盘,并迅速撤掉盘子,装作还没开始吃的样子。结账的时候,迟迟没有人来收钱,我们十分犹豫要不要 吃个霸王餐偷偷溜掉,最后还是正义战胜了邪恶,我们主动去结账了。到了晚上才想起来,打算溜掉时,心虚的把我买去的三十多块钱的周记凤爪落在桌上了。。。 第二天上班路过那家小海鲜时,使劲记下了那家店的名字,一到单位就上网查那家店的电话,打过去问有没有见到鸡。爪。子,老板说,看到了并放在冰箱里给我们 留着呢。
    还有那近在咫尺的山,一直号称要爬山减肥的我们,一次也没去爬。胖七有时一个人还会去爬爬,反正俩人在一起的时候从来没去爬过。
    住在豪宅区的坏处就是附近没有集市。要想吃早餐必须在八点以前起床,楼下有若干卖菜的卖水果的卖早餐的,一过八点半就海市蜃楼般迅速消失掉。于是,在周日 的早上,胖七连拖带拉终于在八点前把我弄起床。匆匆刷牙,脸也不洗,随便套上胖七的T恤,短裤和凉拖,冲下楼去吃早餐。我还记得,下楼的时候胖七说,咱俩 这样穿着大裤头和拖鞋下楼去吃早饭,跟两口子似的。
    其实,我的酒龄很短。认识胖七之前我根本不喝酒。如此豪迈之人不喝酒简直就是不应该,于是我也渐渐陪着胖七加入到看电影时就着啤酒吃花生米的行列中。胖七走后,只好一个人跑到空旷的楼顶独自喝啤酒。找一个好的酒友真是好难。
    仿佛有说不完的话,躺在床上关了灯也可以一直一直地聊下去。有一次凌晨三点半醒了,也不知是谁开始先叹气一声或者是说了一句什么,另外一个很惊讶的就接上 了话,原来你也醒了。索性开灯起床,打开电视,去冰箱里拿了一个西瓜开始吃。电视里在放一个古老的电视剧,我们猜了半天,直到中间放片花,听到费玉清唱歌 才醒悟,原来是《一剪梅》。

    有些人分开很久很久再见时也不会觉得陌生,我去福州看望tina,去参加华华婚礼是都有这种感觉。今年三月,和胖七坐在床边用木桶泡脚取暖时,那种久违的 亲密感又回来了。即使你在远方呼喊我,声音越来越小,但曾经一起渡过的时间所留下的痕迹不会那么轻易被抹杀。那些随风而逝的,会被时间淡忘的,或许自己也不想让它留 下而已。

    到底为什么我今天要写这样一篇煽情的文艺的东西?!
    也许我想表达的仅仅是,你离开了济南,从此没有人陪我喝酒。

    分享到:

    评论

  • 话说回来 这篇写得还行
  • 看出来嫩这阵子在单位憋出病来了。。。煽情煽得诡异。。。

    昨天坐大巴从苏州回绍兴,车上放一个什么改革三十年的音乐节目,好多原唱携当年的经典老歌出来,当费玉清唱到《一剪梅》的时候,大巴车上的车友们,异口同声地跟唱了……很震,哈哈。其中有个妞,拿个单反,一路不停地拍拍拍,过个高速收费站都要把站名拍一下,我跟米丢低声说:板二。
    回复啧啧,是我,胖七说:
    两三年煽情一回,这个频率应该可以接受。
    2010-05-16 22:15: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