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1-18

    问我点解会高兴 究竟点解要苦楚 - [耳朵]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gloriawong-logs/56552284.html

    早上收拾屋子,听郑秀文2001年的拉阔演唱会。是她所有演唱会中唯一一次没有炫丽造型,闷头唱歌的一场。
    听郑秀文的歌不多,现场唱功还不错。比较中意《问我》。
    黄霑词。
    就很想听听黄霑的版本,但他只有在2003年四月“黄霑狮子山下演唱会”中唱过一段。
    我本来也不确定是这场演唱会,后来就把整场演唱会找出来看了一遍。
    黄霑把“无论我有百般对,或者千般错”的下一句“全心去承受结果”即兴改为“点解同居半年就有咗呢?”

    黄霑坐在老式理发店的椅子上出场,唱《南音》。
    他说,“我这个人一无是处,倒是有一点自知之明。我明知各位买票进场不是想来听我唱歌的。你们真是很坦白。”

    找到的其他版本:
    陈丽斯版本。(原唱,电影《跳灰》主题曲)
    顾嘉辉--辉黄真情演唱会(黄霑和顾嘉辉合作很多,并组成组合“辉煌”)
    区瑞强版本。
    梅艳芳--1990香港十大中文金曲颁奖礼
    郑秀文版本。(《百分百感觉》插曲,收录在《放不低》,《电影金曲精选》,97年,01年,04年的演唱会各又唱了一遍。06年复出,华纳出精选《Sammi Ultimate Collection》又收了一遍)
    还有一个黄秋生版本的,没找到。

    黄霑一生创作近2000首流行歌曲。
    保叔真是精力旺盛,没耽误写词,也没耽误主持节目,没耽误开公司,也没耽误谈恋爱。

    以下摘自黄志华blog:
    《問我》:黃霑說錯體版本原由

     
      有讀者來信問及《問我》曲詞的問題,我想最好由黃霑自己回答。
         黃先生,請開始吧!
        《問我》的曲詞,其中「問我得失有幾多,其實得失不必清楚,我但求能夠一一去數清楚」這一段,是原稿所沒有的。所以可以說不是作詞者原意,也可以說是「錯」了。
    我填曲詞,往往只和作曲人通電話而不見面,一切疑問,都靠電話解決。填《問我》也是這樣。和黎小田兄通電話,他在電話裡把旋律哼出來,我一邊聽一邊把譜記下。記完了,我哼一次,他認為沒有錯,就分頭工作,他去編樂譜,我去構思詞意,按譜把字填上。

           大概因為這是第一次合作的關係,記譜的時候,記少了一次重覆旋律,小田兄這首歌,也不是傳統的AABA流行曲曲式,而是AABBA。所以寫詞的時候,寫少了一段。

           到錄音了,臨錄之前還和小田兄通過電話,把我對曲詞演唱的看法,告訴了他。但大家都沒有注意到曲詞欠一段的問題,到錄妥的音樂播出來讓陳麗斯小姐試唱,才發覺曲詞欠了一段。到那時候,我已經不知人在何處,結果小田兄和《跳灰》的編劇之一陳欣健兄,就從原稿的其他兩段,每段各取二句,拼成了上面的一,湊夠段數。

     可能因為匆忙拼湊,沒有看清楚我原來的詞意,所以拼成的一段,與原意略有出入。

     原意是寫得失不必清楚,也不求清楚的,但現在這樣一拼,變了自打嘴巴,前後矛盾。不過,到我聽錄成的歌唱膠帶的時候,已經太遲,電影已經趕着要上映,不可能再因為這一點小錯誤而重新再錄。

             所以,林燕妮當天在她這個專欄裡介紹的曲詞,是《問我》正本,現在唱片裡的,略有謬誤。

             這首歌,最近似乎常常聽到,唱片也似乎頗暢銷。歌一流行,就會有別的歌手重錄,希望他們重錄的時候,順便改正一下。

             今天借了「粉紅色的枕頭」自說自話,希望林小姐的讀友,原諒則個。
          
    原文刊於1976915《明報》副刊林燕妮「粉紅色的枕頭」專欄。

    《问我》:林燕妮如是说
    《问我》是黄沾为《跳灰》写的主题曲,他说是为老友,亦是制片人冯美基的情面而写的,何况他与《跳灰》的编剧之一,亦是资料供给人的陈欣健是先後同学。陈 欣健是真正CID,而且职位甚高,他说这次是政府特许他编剧及参与其事的。陈欣健的CID资料自然丰富,要是我为《跳灰》做宣传,便不会放过陈欣健这位正 牌CID,必定又访问又甚麼的,因为这总比只宣传明星更能够引起观众的好奇心。陈欣健也是唱得之人,《问我》这首歌是他教着Grace Chan(陈丽 斯)唱的,她的声音也学得颇像萧芳芳。
          我很喜欢黄沾这首歌词,虽然他说:「你替我做宣传似乎有点那个吧?」
          我笑说:「你虽然写了甚麼『我是我』,其实你嘴巴响心里却顾忌多多,我反而比你更加『我是我』!」
          我常劝他别为了人情,甚麼垃圾曲也替人填词,近来,他似乎不再写无谓的词了,以《问我》的口语化及词意的深入浅出,我说他进步了。
             原文刊於1976年9月2日《明报》副刊林燕妮「粉红色的枕头」专栏。

    問我歡呼聲有幾多?問我悲哭聲有幾多?

    我如何能夠,一一去數清楚?

    問我點解會高興?究竟點解要苦楚?

    我笑住回答,講一聲:我係我!

    無論我有百般對,或者千般錯,全心去承受結果!

    面對世界一切,那怕會如何,全心保存真的我!

    問我得失有幾多?其實得失不必清楚!

    我但求能夠,終此生,我係我!

    願我一生去到終結,無論歷盡幾許風波,

    我仍然能夠,講一聲:我係我!

     

    分享到:

    评论

  • 今天终于知道点解这个词的意思,联系上下文果然好用,类似英语阅读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