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3-10

    一条路 - [结绳]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gloriawong-logs/108400392.html

    小学搬家后,便常常走那条路。
    大多数是沿街的平房,透过窗户甚至能看到屋子里的人在吃面条。

    工作后又成每天上下班的必经之路,更是渐渐熟悉到每个路段的部分。前面的小卖部免费提供自行车打气,那个路口的修车摊开到最晚,已经沦为仓库的老厂看门犬 是一只大白熊,2块5的烧饼夹肉夹鸡蛋是我娘给我推荐的早饭,这边的煎饼果子比学校门口的便宜五毛钱,卖豆腐的一早给还没开门的小饭店送豆腐,放在刷着绿 色油漆木头窗户外面的窗台上,我上班时都要看一眼经常想去想偷一块。我甚至给街上的每一只猫每一条狗都起了名字。

    最有印象的是那一家。男主人会得一手好木匠活,经常看到他在门口锯木头,打磨木器。看他给一个电动三轮做过一个木壳架子,给旁边的饭店做过一个财神木龛, 过年会有大红灯笼挂在门口,到了十五就换成花灯。每年的花灯都不一样。有一次骑车远远就在看刚挂上的新花灯,没注意被他家门口种的植物刮伤了脸。有一年临 近过年他家却还没什么动静,我自己都着急了,很想去敲门告诉他们,快过年了,你们怎么还没挂灯笼啊。
    女主人经常坐在门口的藤椅上织毛衣,周围乱七八糟的躺着一只猫,三只狗。

    最开始的时候,没那么多动物的。
    只有两只可卡犬。他们相亲相爱,形影不离在那条路上嬉闹,散步。07年的夏天,我亲眼看到一辆黑色的轿车把那只公可卡撞死,母可卡在已经躺在地上没有声息 的伴侣旁边哀嚎,用爪子挠他,用鼻子拱他,还是哀嚎,我觉得那已经不是哭了,声音之大之惨烈,我远远地站在路边看到路人围过去看,完全不敢向前走进一步。

    现在那只母可卡还活着,只是眼睛白内障已经基本看不见了。她只能在家门口转转,或者趴在女主人的旁边晒太阳。她的朋友是一只高大温驯的秋田犬,娇小活泼的 吉娃娃,还有一只懒洋洋的狸猫。经常在上班时看到那只狸猫趴在女主人常坐的藤椅上晒着太阳睡的死去活来,早起上班的我看的十分恨,很想上去把他拨弄起来, 后来有一次我终于这样做了。心满意足。
    后来那一片就列为规划,陆续有人搬走。看着他们卖掉一些老旧的家当,房子清空后我反而可以大方的登堂入室。看到一只黄色的小土狗和家具一起呆在电动三轮的后斗里,很是替它高兴。然后许久不再走那里。

    前一天晚上看到旧友拍那里的照片,又想去看看。已经没几家人住在那里了。
    木匠家还没搬走,很高兴,今年都忘记来看他家花灯。门口只有秋田犬在,似是那只,又好像不是。不是以前那种温驯的感觉了,眼睛透露出的是防备和戒心,看到 我走进,狂吠着闪进院子,叫的声音很大,男女主人都以为出了什么事情都出来看,吉娃娃也跟着出来凑热闹出来乱叫。可卡也在。

    我知道是什么让温驯的可卡变得狂躁,拆迁的那些人我也见过了。
    我也知道过不了多久他们还是会搬走,只是已经盲掉的可卡犬再也不能凭嗅觉找到以前伴侣的味道。他欠她一世人间散步,我们也是。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白菜呀 2009-03-10
    格尔底寺 2009-03-10

    评论

  • 一直看你的博客和微博,好象知道你不太喜欢陌生人,所以一直不评论,不过这篇真的很喜欢
    回复蝴蝶说:
    谢谢观看!没有不喜欢陌生人哈,那不成了仇视人类了么……
    只是有些东西熟悉的朋友看了才会懂。
    2011-03-13 00:07:44